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级复兴系统第三百四十二章华夏古乐求全订

发布时间:2020-01-25 23:09:51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华夏古乐(求全订)

第三百四十二章华夏古乐

华夏历史悠久,华夏音乐历史更是悠久。

笛子是华夏音乐历史中的一个特色乐器,目前已知最早的骨笛是1977挖掘出来的8000年前新时期时期的骨笛,贾湖骨笛。

这个骨笛的出土证实了华夏音乐在8000年前就已经有了完整的体系,出土的骨笛经过8000多年的风霜,出土后还能吹奏。

贾湖骨笛分为四种,三,五,七,八个音孔,音节音色都十分完善。

鼓的历史也很悠久,由于鼓有良好的共鸣作用,声音激越雄壮而传声很远,所以很早就被华夏祖先作为军队上助威之用。相传黄帝征服蚩尤的涿鹿之战中,“黄帝杀夔,以其皮为鼓,声闻五百”。

鼓的构造不同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如果不是时间有限,王耀想着自己制作一架远古的音鼓,回归最古老的声音。

不过现在只能通过修音处理了。

华夏的乐理最开始起源于礼乐和战歌,礼乐因为是在正式场合祭祀或者庆祝用,所以都是用很多乐器合奏出来的盛大宏伟的乐章,王耀一个人达不到合奏的效果,而且现在去找一个合奏团重新编排也太慢了。

他就只能试着还原一部分,一样一样录制,然后剪辑音频成为一首完整的歌曲,好在系统的剪辑功能还是挺强大的。

华夏的古乐在周朝之前都是为了祭祀为造,因为古代通晓乐理的人太过稀少,地位崇高,比如屈原就是从小通晓乐理。

春秋战国,诸子百家时期音乐开始普及化,每个学派都创作了很多类似“校歌”的东西来推广自己的学术引发老百姓的追捧,所以那个时候音乐开始大面积的推广开来。

到秦统一六国,音乐基本上定调了,汉代有一个名为乐府的机构,专门来创作音乐,进行艺术加工后,填词成为歌舞兼备的大曲。

古琴流传下来的《广陵散》和《胡笳十八拍》比较有名,一首是战国的,讲述了战国此刻聂政刺韩的故事,另外一首是蔡文姬写自己被曹操从匈奴接回到中原时的所闻所感。

笛子流传下来的比较有名的是《梅花三弄》,但是是被改成琴曲的版本。

《梅花三弄》的故事是东晋时期大将桓伊,也是东晋著名的美男子,‘笛圣’与书圣传人王徽之发生的一段美谈,魏晋风流是当代很多文艺青年向往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中原的文艺氛围最浓,尤其是舞乐方面。

王徽之在回京的途中在码头遇见了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美男子,也就是将军桓伊,王徽之惊叹桓伊英俊,差人去打探,才知道是桓伊,当时桓伊的笛子美名已经传遍东晋了。

王徽之差人去结交,桓伊对王徽之文采也很钦慕,上船为王徽之吹了这首《梅花三弄》,王徽之听得如痴如醉,但是两人只是相视一笑,并未交谈。

两人这种洒脱的‘神交’被传为当时的名士佳话。

(不要问问神交是什么体位....反正典故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古筝选的是清代创作于《归去来兮辞》的曲子《渔舟唱晚》

琵琶选的是《十面埋伏》

洞箫,也就是羌笛曲选的是《深山禅林》

二胡选的是《汉宫秋月》

埙选的是古曲《哀郢(ying)》是从《离骚》中抽出的一段。

笙是世界上已知最早的自由簧气鸣乐器,出土文物有曾侯乙墓中2400年前的文物,比萨克斯出现至少早1800年。

笙曲古曲很多,但是流传下来的不多《诗经》中有六篇名为笙诗的,就是笙的古曲,反应了当时整个周朝五百多年的社会面貌。

分别是‘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

王耀选了最后一章《由仪》

秦统一之前的《诗经》《离骚》这类的诗篇大多都是曲词同在的,既是诗歌,也是曲谱。

王耀现在的乐理等级不够,还无法从中抽取出曲的部分。

箜篌古曲流传下来的很少,大多都是后期创作的,不过王耀碰巧从敦煌带回一首箜篌曲,是元金时期的名为《弹指》。

这些古曲虽然都是单一演奏,但是也需要多种配合,要不然会配乐会显得有些空荡,毕竟古曲都是以‘雅’为美,音乐的传达以意境为主,但是配在电影这种斑斓的画面中,音乐会显得单薄,有些出入,所以王耀会进行细微的整合调整。

一个人在录音室中录了快一个小时,门被推开了,宋芊芊冒冒失失的冲进来“人呢,人呢?”

随后看到被一群乐器包围的王耀一怔。

王耀放下手中的埙,打量着明显精心打扮过的宋芊芊,皱起眉“你穿成这样,是要相亲?”

“不好看吗?”宋芊芊一怔,低头审视起来。

“不是不好看,就是看着有点刻意。”王耀笑了笑“不过无所谓啦。”

“你这是干嘛呢?倒卖乐器?”宋芊芊白了眼王耀,看着一屋子的乐器。

“没看到我在搞艺术创作吗?”王耀耸耸肩。

“你会影分身?”宋芊芊撇撇嘴“不说这些了带我去见人啊。”

“就在隔壁,你自己去吧。”王耀说道。

“你不陪我去,我多尴尬啊。”宋芊芊蹙眉道。

“蒲经理在呢。”王耀说道“不过你最好别表现的太夸张,容易给人家增加负担。”

“你以为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吗?”宋芊芊皱了皱琼鼻“你自己搞艺术创作吧。”

说着门又被关上了。

王耀眨眨眼,喝了口水继续录制。

过了不一会儿,门又被推开。

王耀看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金泰然等人,笑出声“你们粉丝见偶像都这样?”

“少废话,人呢?”金泰然娇声问道。

“在隔壁。”王耀道。

“带我们去啊。”金泰然说道。

“自己去,芊芊学姐在,不过你们别搞得太夸张。”王耀叮嘱道。

“知道啦。”金泰然拉着身后还来不及说话的徐卿美和赵菲莫可向隔壁录音棚走去。

郑晶晶瞥了眼王耀,打量了下房间里的乐器“你又做乐器生意了?”

“我在搞艺术创作。”王耀摊了摊手“难道艺术氛围不隆重?”

郑晶晶抿着唇思索了一下“还是像个二道贩子。”

“你师傅在隔壁。”王耀嘴角一抽。

看着王耀的表情,郑晶晶嫣然一笑“等会回来陪你啊。”

王耀摸了摸下巴,笑着叹了口气,还算有个有良心的。

不过郑晶晶说的等会儿有点长,都快吃晚饭了她们几个才回来。

王耀都已经录好一大半了。

“人生圆满了。”金泰然俏脸绯红,眼睛里冒着小星星。

“梅小姐人真的好随和好漂亮。”徐卿美做到古筝旁边,拨了下琴弦。

“你弄这么多明星来给你配音,得多少钱啊。”宋芊芊关心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他哪儿有能力拉来这么多大明星,估计是我师傅帮他拉来的。”郑晶晶摸了摸箜篌又摸了摸扬琴“你一个人玩这么多乐器?”

“王耀你好厉害啊,什么都会。”赵菲满脸崇拜。

“华夏古乐一通百通,有啥好厉害的。”徐卿美傲娇的扬了扬下巴,随手拨动古筝弹奏了一曲《高山流水》。

“正好,跟我配这个。”王耀扔过谱子。

徐卿美信手接过,看了一会儿“这是什么曲?我怎么没看过。”

“敦煌带回来的。”王耀说道“能行吗?”

“小意思,不过我得弹古琴。”徐卿美说道。

“箜篌和古筝自己选,古琴出来的声音不太对。”王耀摇头道。

“那是因为你菜。”徐卿美皱了皱鼻子“你说,要弹什么感觉的。”

王耀让出位置,拨动箜篌的丝弦。

箜篌的声音不像是琵琶的金戈之音那种大珠小珠落玉盘,也不想古筝那种嗡鸣清荡漾,箜篌的声音像是一阵温柔的春风,不疾不徐带着一丝慵懒,让人浑身放松的同时又格外的舒适。

郑晶晶等人蹲在墙角,静静的听着王耀的箜篌独奏声在房间内流淌。

徐卿美捏着琴弦迟迟没有动手,谱子虽然只看了一边已经记下了,但是王耀箜篌中那种感觉,是带着禅意和梵音的,明显是佛家唱曲,她一时有些拿不准。

终于在王耀进入第二段的时候,徐卿美手指一颤,古琴发出悠扬古朴的声音,声音的余波渐渐融入王耀的箜篌声中。

像是砸到平静湖面的一滴石子,掀起了波澜,也惊扰了禅境。

王耀看了眼徐卿美一眼。

徐卿美不甘示弱的瞪了王耀一眼,又拨了两弦。

古琴音和箜篌音像是对撞一般,无法融合,郑晶晶这些听众都皱起了眉。

但是几分钟之后,古琴音和箜篌音却变得和谐起来,对撞也不那么激烈了。

王耀诧异的看着徐卿美。

古琴的古音中最具有特色的是那种悠扬古朴,这种声音跟梵音是不融合的,徐卿美竟然能剔除掉着一丝特质,让古琴的声音变成了另外一种沉闷沙哑如同转经轮的声音。

真的是天才啊。

王耀感叹道。

两人合奏的乐章渐渐变得美妙起来,郑晶晶等人听得痴迷,房门被推开都没有注意,张国荣推开门就听见好听的合奏,赶紧示意身后的人们安静,把门缝推大,里面古琴箜篌的声音变得越发清晰,钻入大家的耳朵,回荡着公司空荡荡的走廊中。

让原本刚好下班时间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们都不自觉的安静了下来。

“真是个从古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啊。”梅艳芳看着一身汉服拨动箜篌的王耀,笑容中满是惊艳。

“这一屋子乐器,他们两个用的?”尔东生小声问道“乐器天才?”

“何止乐器。”张国荣轻笑道。

PS:求全订!

杭州市余杭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靠谱吗
成都儿童癫痫病医院
深圳看妇科正规的医院
莱芜什么医院治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