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原罪未央 第三百一十一章 “怜司”之谜(5)

发布时间:2019-09-24 16:32:31

原罪未央 第三百一十一章 “怜司”之谜(5)

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呐喊,这是破碎的静默在崩溃来到之前任性又悲伤的悸动摇晃。

在这无法用科学理论描述的场景降临之时,顾小小第一时间却是再一次陷入了强烈的自我厌恶之中,先不纠结为何自己每每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境围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面对危机之时自己身体与大脑所作出来的反应,像这样身体已经习惯去寻找那个男人的庇佑与保护,任性自私,又不可理喻。

自己……明明就说着大话要成为他的光芒不是吗?

那时大言不惭,但是为什么自己又是这样,一遇到事情就因为恐惧而紧缩,因为懦弱而跌落。

栗栗危惧,顾小小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扶着变形怪的手指因为内心无法抹去的胆怯而收紧,该是感受到这无心造成的疼痛了,但是变形怪还是没有醒过来。

虽然不远处就有满满的人类,可是却都是毫不知情又没有一点儿能够与之抗衡的战斗能力的普通人类,不往深里说,甚至那些人类就连能否接受“超自然生物所存在的世界”的这个认知都成问题,而在这种比较微妙的情景下,顾小小能做的就只有将自己与他们隔绝得越远越好,绝对不能牵扯进来。

也就在这样近乎绝望的现实面前,顾小小意识到自己此刻孤立无援。

不能总是祈求阿法的保护,像个没手没脚的弱势群体,以被迫害妄想症拿腔拿调来显示自己的无力,难道自己要的就是这样吗?

再一次像那样,只能躲在他的身后吗?

就连莉莉丝的认同都得不到,自己希望的真的就只是这样吗?

瞬息之间,某种颤颤巍巍暧昧不明的东西变得炯炯有神

原罪未央  第三百一十一章 “怜司”之谜(5)

“你到底想干什么?”清了清嗓子,朝向站在眼前的“怜司”开口问道,脱口而出的每一个字虽然不算坚固但也清楚。

这句疑问可能有些不太适合承接男人近乎柔情的“小小”二字,却已经难得不已。

“小小。”呼唤依旧轻浅而优雅。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却让顾小小更加不寒而栗。

“叫我做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儿?”实在可以称之为逞强了,只不过顾小小不知道且此刻也无力知道的是这被咬合漏风的效果已经引发了位于几处阴影下的旁观者的动容,只不过有的是咧嘴大笑,有的则是笑里藏刀。

沉默并没有拉长。凝视着顾小小的眸光无法称之为深邃,也无法看成轻薄,就在顾小小不明就里的时候,只见这位始终不带一丝恶意的“怜司”忽然加深了笑容,眼睛弯曲成一条细密的缝隙。宛若有黑色的晴影流动其中。

“小小,你是我的,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要将所有妨碍我们的人都给消灭掉。”

不需要更多的言语补充比手画脚,只是看着男人微笑地说着这样的话就体会到了这种平凡而肃杀的恐怖。

顾小小愣愣地望着男人,呆滞一般,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露出十分勉强的笑容试图缓和气氛,“别乱讲,这里哪有什么妨碍的人啊”从头至尾也不去看躺在地上的变形怪一眼,试图转移“怜司”的关注视线。

“既然你来找我了。我们就去玩一玩嘛”脚下不漏痕迹地绕过变形怪的身子,将自己的嘴唇咬出惨白的痕迹才凝聚起勇气靠近到“怜司”的身边,然后抓住男人的胳膊以示亲密,摸着衣服布料也会打颤,其实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怕得要死,无法去直接触碰对方的肌肤,就只能借由这样半吊子的动作达到目的。

渐渐用力,意图用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拉着男人远离变形怪的所在地,渐渐地融入到人群里去,其实自己并不是想要将普通人类拖下水。而是想要瞅准机会逃离。

这些都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那么也就不能算作是“障碍”了,对吧

这样乐观的安抚着自己,缓慢走动的时候也努力维持在和乐融融的气氛中。其实直到行至彻底看不见变形怪身影的距离之时,顾小小依然不敢去拿眼瞧男人的表情。

没有反对与再次骇人的开口,应该没有关系了吧

这么寻思着,顾小小猛然松开了手,也不去看那“怜司”,直接迈起双腿就是疯狂逃离。

边跑着边伸手拨开着眼前不断涌动而来的人群。没有闲暇之心去在意每一张一闪而逝的面孔,就只有无可名状又愈发盛大的恐惧感在身后紧追不舍,化作无形的藤蔓,缠绕着蔓延而来。

如同窄小的波浪,不管是自动还是被动,向着左右分开的人群却在某一处戛然而止。

因为太过突如其来而无法以完好的刹车方式停下来,在意识过来的时候顾小小就已经撞上了某个宽阔的胸口。

鼻头酸涩,狼狈又颇感歉疚地道着歉,虽然自己并不是可以这样停止逃离的处境,但是顾小小已经习惯了不能因为自己个人的原因而给别人带来麻烦这是在活着的时候就定下的原则。

然而擦去眼角的泪滴,视线的画面终于清晰之时,所带来的就只有死寂。

“小小。”微笑,而且又是阿法的复刻。

只见站在顾小小眼前,刚才以正面承受着碰撞的人,正是“怜司”

又是“怜司”?怎么又是?

这家伙刚才不是被自己甩到了身后吗?

可是为什么……会像这样好似等待许久的状态?

不对不可能这么快又不会飞

这么说来……除去变形怪,这是第四个“怜司”?

“小小,你是我的。”一字一顿,比机器人机械式的单调宣告更吓人,因为这男人是充满感情的,还是半冷酷的爱意。

顾小小颤抖着向后退了两步,动作如同坏掉的发条人偶,接着又是毫无预兆一般,向着左边的空隙奔跑,拼命想要绕过前后夹击的“怜司”,却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眼前的面孔里不断的有“怜司”掠过,而且是越来越多,像被取代一般,被填满,甚至就连那些原本陌生的普通人类也都扭曲了五官,变成了相同的面孔。

整个世界,似乎就只有“怜司”了

那么,就只有跑向没有人的地方了

衍生出这样的想法,顾小小本能地朝着旁边异常安静的树林里跑去。未完待续。

...

安康治疗阳痿费用
景德镇妇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治疗早泄费用
北京天使儿童医院专家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网络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