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紫域之巅 第一百七十三章 筹谋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7:12

紫域之巅 第一百七十三章 筹谋

本来冬寒想,留在码头的人会像午后的那帮人一样的勇猛。可看这做派却是不然。

这样看来,这帮人倒是头脑还算冷静,真要是不问清皂白的冲过来,那可就真就对你不起了

紫域之巅  第一百七十三章 筹谋

。不好说冬寒会不会使用一下新到手的‘宝贝’了。

就算这样,就今夜的形势也是不尽然啊!

那拐了弯的两艘船上的武者虽是没有离冬寒太近,可,那股杀气冬寒还是感觉得到的。不用想那是‘暗夜’的人,这一点准没跑。

不过奇怪的是,这两帮人好似都有着迂回的想法,这事倒是出乎冬寒得意外了。

而这也预示着,这个夜晚将不再安宁,白天不动手或许是有所忌惮,当然忌惮什么冬寒就不得而知了。这也是针对那些留在码头船上的人。

对于‘暗夜’他们显然是另有打算的。

姜戈对唐碧的那些密话就是在充分的分析了一冬寒目前所面对的形势,来假以解析如换做自己会怎么做?

唐碧是个杀者,当然也是个人精。

要不然,会在好好的仅仅初始风头正烈的时候隐没起来吗!当然不会。

而做为杀手的第一要素就是,来无影去无踪,这还包括自己的一切都要是秘密,也只有这样才活得更长远。

而到了一定的程度,想要再能够对付得了像她这样人也就不多了。那些高手都是无数年的修炼积累,不是迫不得已是不会去冒这个风险的。

对于一个天生的杀者,就算受伤之后那也是极其危险的,不说人家的功力强弱,就说那么多年杀人经验,在自损的同时,也一定会如剧毒跗骨一样的伤敌于无形之中。

这对于高手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到了她们这般境界,受伤可就不是一点小伤了。

所以,在听了姜戈的那些话以后,她也是一阵警觉。姜戈的话说的很据有道理。

一个武者再有不得了的天jian和雄心也不至于狂到这个份上。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有后手,无论是有高手在身后隐藏还是自身有什么不得了的‘宝贝’,这些未知的因素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致命的威胁。

之所以叫那些人出去,就是不想透露出去这些事,当然,这一切也许只是姜戈的猜测也没有什么依据。

不过他的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那么今夜就让黑棋带着几个得力的手下去刺探一下吧?〞

姜戈点点头。

黑棋就是那个使用黑剑老者的弟弟,因他使用一副精铁制作的黑色棋盘而得名,兄弟也是在年少时有些奇遇,得意造化出不凡的成就和声望。

可,他们的心境却是因此而膨胀张杨,以至于后来引火上身,被人千里追杀,这才走上杀手这个比较隐秘的行当。

要说兄弟俩的感情那是没的说,初听家兄的噩耗,这家伙也是在执行完一个凶险的任务以后都没有隐忍潜伏一下就急着过来报仇。

但碍于海域里时节的约束,这才耐着性子等大家在年后海面上的情况稍好一些才赶过来的。

〝也只有这样了,只有叫他小心一点的为好,这次对暗夜来说是不小的创伤,好在这妖孽还没有离开,而附近的垛口也都有了新的部署,不然可真不敢想象了。〞

其实,就算她们这个层次的人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秘密基地的山洞在什么地方。只是知道大概其的一片岛屿海礁附近,进去时也是要被蒙蔽双眼的,也因为这样她们这些在外边有着无数仇家的人才得以安稳的度过这么多年。

〝那我们今夜要做什么?〞姜戈问道。

〝派人去看看那两处宅院是什么人接的手,全都杀了,连暗夜的东西也敢染手,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这一点倒是有消息传来,说是刺虎帮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想要购买,不过在知道了其中的细节过后,想要抽身又被这那小子强迫的付了银两。〞

〝海外岛上的刺虎帮到不足为虑,只是他们身后也有大的后盾在撑着他们,我们不好再有太过激的举措,而这事也只有在完全处理完这个小子之后才好有所动作?〞

〝那么就看看谁和他走的比较近,然后也一并杀了,一定要孤立他,让所有人不敢跟他接触,这样他也就会很快的成为丧门星,而这些也正是我们报复的一部分。〞

唐碧一脸阴狠的说道。

〝这倒是个一箭双雕的办法,而就他能杀掉黑剑和伙夫的修为来讲,就算他没有什么后手黑棋也很难取胜。就是看他够不够机警了!〞

〝再派人在后面随时准备接应,最不济也能知道当时的情况。〞

〝好,我这就去安排。〞姜戈出了船舱去交待事情。

…………

码头上的武者在不停的来回走动着,也在等待着那几个老者的商讨结果。

船舱里,气氛有些沉闷,赵卓是三公子特派为首的人是不假,可这也代表这此次任务他的最大,所以他很谨慎。

看着一圈,大家都没有一个准定的行事计划,这时也泛起难来。

要说他们在没有知道先前那些人的伤亡之前,倒没有这么多的顾虑。

而,三公子也明确交待他,这不是什么必须要抢着做的事情,只要保证这小子必须死就行,至于怎么操作和什么时机自己掌握就行。

而其他几位也是他平时的手下和同僚,都是在三公子手下各个驿口的中层干将。虽然这些人不是最顶层的高手,但也算是不小的一股力量。

他们不知道三公子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可既然他能派动这么大的阵仗,想来几位会首也是知道的,而且也是默许的。

就像那四艘豪华的大船,总会的船坞里还有六艘。虽然没有在海域里显露过,可,修缮这么强劲的大船要说没有什么目的和企图没有人会相信的。

这就好似在沉静的水面先投一块石子先看看,湖水里的反应会有什么样动静。

作为他们这样的人是不清楚里边的事情,可就他们往日的作为,都是在三公子的约束下,也都是很低调守规矩,就算到了今时今日海域里还是不显他们的存在,这是一种预作大事的节奏。

所以,这次他们也是先锋,而就眼前的事情也是他们第一次要真正的浮出水面的一个起点。

这一战,或者说很重要。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不是很大的事情,却是因为那不起眼的小子给扰乱的节奏,也扰乱事情发展的方向。

因此,他不得不小心的在筹谋一下。自己的前程是小,还有一家老小在锦衣足食之中呢。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那可就全部会成为过往了。

对于他们这个年龄,落井下石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要说乘风破浪奋勇向前,那还真是有些为难!

沉寂好半天,赵卓还是有些深沉的说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是时机不错,可也有当枪做嫁衣的可能?他真正的敌人是那些不要命的散修和暗夜,而我们还没有冒出对他有必杀的企图来,所以我们还是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的。〞

其他几位也是在这会想了很多。他说的是不假,可延误了事情或是让这小子给溜了他们一样也不会好过的。

〝赵老,我们几个听你的安排。〞赵卓心里一阵嘀咕,都是一帮见风使舵的老油条,一个都不想当出头鸟。

心里虽然不爽,可毕竟这还是自己做主拿主意的,就算在不满他们的做作,可还是要有个章程的。

〝那好,就暂时按兵不动。在来之前也有人安排好了客栈,就留下一部分盯着,其余人分散开来看好这里所有的码头,只要这小子一有动静马上就要行动起来。〞

〝今夜大家也都打起精神来,这里的气氛已经开始诡异莫测了,就不要在生什么事端。我们还是等三公子的指示再做定夺。〞

…………

冬寒在夕阳的余辉里,看着码头上的那帮人。心里也在琢磨着,看来这一波还真是都有些见谛。

至少都还是比较隐忍的,在这种时候说得不好听一点,谁招惹自己谁就最先倒霉。不过看这动静皆无的意思,至少他们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戏份了。

果不其然,刚刚想到这些,那边就开始有序的开始向码头这边走来,虽然,大多数都是气势不俗,可并没有那些散修那种侵略似的眼神,也并没有冲着冬寒而来。

径直的向岛上走去,就连看冬寒一眼都是用的余光,这说明就算他们是冲这自己来的,但现在不会动手。

对于这些冬寒倒也不在意,自己有自己的信条,不去招惹谁,但要是有人有想法,冬寒也不会客气,尤其是这个时候。

看来今夜要在船上过夜了!

这刚刚弄到的大船还是要自己看着啊,这时可不能再回那个住了一个月的客栈了,要是晚上有人出手,那客栈还不给弄成平地才怪!

再说,离开这大船自己也不放心啊。万一有人懂药理一通诊断之后说出真相,岂不是白忙活一天了。

还有就是问问他们有没有认识这帮人的,很有可能他们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同一个势力。

冬寒在船上叫过几个船老大问道:〝你们知道刚刚那帮人的来处吗?〞

冬寒仔细的盯着他们,没有犹豫都是很快的回答不知道或是不认识。

那就是说他们知道,只是不敢说真相而已。

梧州治疗阳痿费用
梧州治疗阳痿医院
梧州治疗早泄方法
梧州治疗早泄费用
梧州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