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剑道邪尊第096章虚空斩杀

发布时间:2020-01-25 18:48:38

剑道邪尊 第096章 虚空斩杀

青年原本浑身血气平静,但在双眼变得通红之后,一股嗜血的凶煞气息陡然在他身上生成。

这股血煞之气在出现之后,剧烈的膨胀了起来,不过眨眼之间,竟是强大到令人心悸。

原本这黑袍青年也不过剑虚七变之境,随着这一股血煞的能量在他体内汹涌,他的实力和境界都在无止境的疯狂提升。

不过刹那间,他的境界竟是跨越了天人五衰,直接提升到了剑劫二炼境界,战力更是恐怖的提升了到了剑劫三炼的巅峰境界战力!

不仅如此,他原本齐整而平滑的毛发,此时全部变得血红,如杂草一般疯狂的生长了起来。

他的境界提升之后,他浑身血红se的长毛立刻覆盖了身体的全部,如被血毛包裹着的怪物,再配合那铜铃般大小的溜溜圆的血se双眼,便是伊兰这般心xing的公主,看到都不由心中惧意无边,花容失se。

“哟呵哟呵——”

这黑袍血毛青年发出一阵阵的怪笑,双眼闪烁着无尽凶残的光芒,盯着周衍,忽然爆发出了无尽的杀机。血煞之气、无边杀机,当两者组合到一起,便形成了一种强力的束缚与镇压。

这一刻爆发的实力,和之前与青橙、佝偻老者显现的战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这一次爆发的战力,要强的太多。

这一幕也足以说明,之前他们对待青橙和那老者,不过都只是戏弄着玩玩而已,真正打算动手的,还是要针对伊兰公主下手。

“死吧——”

忽然,那黑袍青年狞笑一声,血煞之力与无边杀机结合之后,衍化出一只血腥的婴儿般的怪兽,血面獠牙,无比狰狞。

这血毛婴儿怪如一道闪电,猛的冲向周衍的身体,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当头咬下。

这看似不大的一口,却如可以吞噬苍穹,吞吃诸天万界一般,携带着非常令人心悸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面前,便是伊兰等修士,都惊是毫无还手之力!

伊兰尽管对周衍非常自信,可面对这忽然出现的变故,面对这种毫无出会的强力镇压,她也非常的担心。

伊兰自己便是一名战力近九的虚九境的奇女子,此时却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被这种诡异的变化完全镇压,身体都被钳制住了。

是以,同样境界也只有剑虚九变巅峰的师傅,会不会同样被禁锢住了无法出手?要知道,对方的境界已经进入了剑劫二炼巅峰,实力更是达到了剑劫三炼的程度啊!剑虚九变,如何对战剑劫三炼?更何况是被对方邪异的力量控制了虚空,连虚空都如被定住了?

伊兰的担忧,并非是没有道理的,正因为基于这些原因,她眼眸里才有这忧虑之se。

而她所想,也不过是刹那间的时间,甚至,这些想法刚刚升起,担忧之意刚刚呈现,那血毛婴儿怪物便咬向了周衍的头。

这时,那黑袍血毛青年已经发出了狰狞的大笑,似乎看到周衍不能动、将被血婴吞噬的场面,因此目光更加炽烈。就像是浓郁的血水燃烧了起来,如两盏鬼火在双眼里熊熊燃烧,这时的青年,似乎已经急不可耐的要吞噬周衍了。

可入被禁锢的周衍,脸上依然挂着戏谑的笑容,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被他放在眼中。

周衍很随意的轻手一拍,他手中有一道紫光闪烁而过。

那一刻,这随手的一击,竟是直接将血婴狠狠击飞,撞向了远方的虚空。

血婴“呦——”的一声凄厉惨叫,在被反震飞上虚空之后,忽然“噗”的一声爆炸,化作一片血雾。血雾又迅速的干涸了起来,消失无形,竟是连一片齑粉都没有能留下。

“啊——”

血毛黑袍青年同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后他的嘴角不断的喷出猩红se的粘稠液体一这并非是血水,而是不知名的粘液。

他惨叫了一刻,随即双眼she出慑人的幽光。

他猛的一抹嘴角的猩红se粘液,缓缓的站了起来,浑身展现出了如毁灭天地般的能量。

“你——找死!”

他一字一句。

“一群魔心变异之物,也敢自称‘魂殿’势力,实在该死。”

周衍见到这些人的表现,便已经知晓,其或许获取了部分属于雷衍王的‘魔心’传承。

只是传承的有限,这些人又不会控制,反而修炼成了这般邪魔异物模样,丧失了自我。他之所以没有直接下死手,便是为了观察一下这些人的变化。

如今,变化看出了一系列的端倪,周衍也就觉得没有必要观摩下去了。恰恰,这血毛黑袍青年又更加狂暴、杀机凛然,周衍便已经不打算留手。

“嗡——”

周衍眼眸迸she出神芒,他的手直接临空拍出,手上道纹呈现,繁杂玄奥。太初的符文,衍化出类似于烟花般的火焰符文气息,直接连虚空都扭曲到了火焰符文之中。

淡紫se的光芒并不显眼,也不刺眼,却令人心神都为之恐惧。

虚空剑体结合太初符文,衍化雷劫、紫炎的奥义体,施展出别样的攻击,同样威力无敌。哪怕,此时因为有些手段无法施展,周衍的战力破十都是妥妥的。

这一击,看似非常简单,却一拍之下,那血毛青年整个人,全部的被拍击在了地上,这一攻击明明没有对着红毛青年当头拍下,但周衍拍下之后,红毛青年却忽然如时空错位一般,出现在了周衍的手掌之下。

“喀嚓——“

这一道拍击之力,在所有人眼中清晰无比的轰击在了红毛身上,红毛青年的身体寸寸碎裂,立刻便化成了粉末,血水化作一片血雾,也在忽然之间莫名消散。

“这——”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便在此时,那三大战堂其中的一名战堂堂主,忽然朝着被周衍祭出了一柄下品圣器,其蕴含了庞大的圣者威力,如可以打穿天地宇宙。

周衍却似乎早有所知,一出手便已经不再停歇,他的手一变,同样一柄漆黑se的圣器长剑忽然出现在他手中。

他的手臂弯起,忽然猛的向前一挥!

“噗——”

这一剑,竟是忽然崩灭了那一道圣力,余威不减,一剑穿透虚空,将这战堂堂主的身体瞬间洞穿,将他钉死在虚空之中。

无尽的血水形成了一条血河,这一剑的贯穿之力,非常庞大,以至于即便是战堂堂主被钉杀于虚空,剑与他的身体依然倒飞而去,没入远方无边的黑暗。所有人都动容。

“噗——”

那倒飞而出的堂主,身体于远方忽然爆炸粉碎,一道黑光却是如一道幽灵忽然飞遁而回,出现在周衍手中。

幽冷,漆黑se的长剑,闪烁着森冷的寒光,上面滴血不染,依然清明如镜面。

周衍轻弹一下剑身,黝黑se的长剑发出了一阵阵喜悦的鸣叫,似乎可以和他的灵魂为之共鸣。

三大战堂的修士终于齐齐se变,互相相视一眼,立刻不再轻敌,准备立刻痛下杀手,解决青橙、白se血发老者以及伊兰。

只是,他们尚且没有能出手,周衍立刻运转无尽的虚空能量,强行碾压虚空,同时施展出虚空剑体对应的虚空剑道来。

这种剑道同样非常强大,再配合周衍无敌的战力,这些才不过堪比剑劫二炼左右的修士,完全不是一合之敌。

一剑出,化万剑,运用虚空的诡异和极速攻势,利用万鬼剑道的一剑化万剑的恐怖杀招,周衍一剑杀出,便有十余颗人头飞起,血水遍洒大地。

周衍表情平静,出手便是杀人灭魂,手段极其凶残,哪怕是三大战堂足有六十人,这般刹那,便被瞬杀超过三十人!

这恐怖的杀伤力,让一些修士浑身血红一片,近乎发狂。也有修士心中惊疑不定,惧意顿生,十分畏惧,不敢近前

周衍一剑杀开一片血路,伊兰立刻破开了禁锢,一举卷走了青橙和那血发老者。

她将两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后立刻送入了宫阙之中,并放置了大量的珍贵丹药后,便立刻又出了宫阙,开始疯狂的向着血毛修士开始攻击。

她这般做法,等于便是斩断了战斗的牵绊,青橙和血发老者安全了之后,她也可以毫无顾虑的出手了。

“轰!”

忽然间,一阵莫名的恐怖巨力,无声的狠狠砸落在周衍身上,犹如一股股灵魂的冲击波纹,无形无se,却非常强力。

这种波纹冲击,穿透肉身的防御,直达灵魂,似乎可以一击镇杀灵魂,震碎灵魂!

这是非常邪恶、也非常歹毒的功法,这种功法令人防不胜防,十分凶残。

周衍灵魂陡然一震,以他的灵魂之强,竟是也差点被一举震碎撕裂!周衍浑身如遭天雷劈中,身体一麻,差点栽倒在地,他一阵头晕目眩。

剑劫四炼巅峰,周衍杀之都如斩草般轻松,如今竟是差点栽在这些即便是血气上涌也不过剑劫四炼都不到的战力的小修士身上,周衍心中也被震了一下。

他随即心神一沉,体内潜藏的气血终于涌现。

江西省皮肤病专科医院怎么样
濮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郴州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宿迁公立癫痫病医院
甘肃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