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统御神国第章破局的关键爱丽丝

发布时间:2020-01-25 18:43:31

统御神国 第992章 破局的关键——爱丽丝~

这个时候,爱丽丝和伊莉雅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会怎么样。

两人对视一眼,如今他们根本难以离开这部分空间,似乎有一种强大的扭曲让他们行动都变得困难。

圣歌缭绕,圣音不绝,每道声波冲击着周围的一切,将周围的神力激荡的退出了这份空间,同时也将所有的位置锁定,不让任何人离开圣音的范围。

“妈蛋,这是要被洗脑的节奏啊!”

陆观听的都烦了,就好像前世那些个现象级的歌曲,虽然不能说差,但也绝非达到经典的程度,只是多次循环之后,有一种被洗脑性重复循环的程度。

这种圣音当然不是那种洗脑歌曲,实际上跟歌曲并没有太多的脸联系,它主要是依靠神力的激荡,形成的神力波对神祗产生影响,不由自主地让自己神力跟梅丹佐的神力形成一种同步协调。

被协调之后的神力在频率上,就会远远弱于梅丹佐的神力,导致自己神力反而被对方莫名其妙压制,甚至会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

梅丹佐的神威术果然非同反响,尤其是这道神术是范围神术,从神术的作用来讲,不但可以持续削弱对手的神力,还能够在无形之中让对手的神力产生混乱。

这份混乱别说神力,就连本源神力都能够影响!

本源神力也有强弱,也有高低,也有自己的频率,一旦被扰乱,失控之后可能就会出大问题。爆体而亡都算是轻的了。

“不过这样反而有利于我的神威术了!”

陆观眯着眼睛看向空中仿佛萤火虫般的梅丹佐,五指断断续续丝线开始向四周探出本源神力的丝线。这一次,他可不是简简单单释放的是无主的本源神力。

被梅塔特隆抢走一次本源神力,这已经足以让陆观记忆犹新,怎么可能还会发生第二次?

随着陆观的本源神力不断从体内释放,梅丹佐也在空中第一时间就观察到。

“咦,奇怪,竟然已经具备了‘含义’了么?”

梅丹佐果然想要控制陆观的本源神力,可没想到陆观的本源神力竟然没有接受它的‘含义’植入。

也就是说陆观的本源神力竟然已经认主了,可陆观明明散发出来的是神王的水平。

这让梅丹佐有些意外,也有些惊讶:“果然进步神速!”

梅丹佐没有在意陆观的神威术,它只是一道残影,能够做到的事情极其有限。尤其是这道残影并非实体,就连这道神威术恐怕也是早就预设好的。

看来梅丹佐很确定,希格尔德根本不是陆观的对手,就是派希格尔德过来打个酱油。

不过这个酱油打完了,也不能让陆观就这样舒舒服服的过去,怎么样也要给陆观一点颜色看看。毕竟现在的希格尔德属于天堂这边,怎么可能就这样让陆观又填上一笔辉煌的战绩!

梅丹佐想过陆观有进步,可没想到陆观竟然克服了本源神力认主的问题。它当然也不认为陆观成为了规则级主神,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规则级主神可不单单是本源神力认主这么简单就可以了,认主只是踏入规则级主神的一道门槛而已。

陆观五指释放出自己的神威术,精准控制自己的神威术顺着整个扭曲的空间,顺势让对方同步协调他的本源神力,悄然入侵到梅丹佐的神威术之中。

“怎么会这样?”

就在陆观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却发现梅丹佐的神威术跟正常的神威术有一个极大的不同,正常的神威术在他为自己神威术加持神术境界‘伪装’之后,是无法分辨出来这道神威术是敌是友的。

梅丹佐的神威术却不一样,陆观感觉自己的神威术似乎进入了一个空洞的空间,怎么都出不来了。

就好像进入了笼子的猴子,想要在出来就难上加难。

“这难道是...”

陆观忽然想起来似乎索列姆也曾经拥有这样的能力,这是一种类似规则的能力。

可索列姆跟梅丹佐的不一样,索列姆当初让他落荒而逃的并非是认主的神力,而是他能够彻底静默,是周围所有事物处于一种极静的状态。

极静非常可怕,处于这种状态并非是索列姆含义‘静默’那样,能够让你丧失感官,感觉不到世界的存在。极静是让你明明身处世界,明明看到一切,却格格不入的感觉。

就好像真的是一块石头,不会说话,不会动,只能静静待在那里。想要走必须别人踢你一脚,想要接触事物必须有人推你一把,这种感受常人难以理解,恐怕只有石头自己能够理解。

可惜没有生灵的石子是不可能开口说话的,也没有任何石头能够解释自己的孤独。

“规则!”

狂骨点点头确认道,规则级的主神为何被称为规则级的主神,那就是当本源神力渐渐融合,本源神力从一开始的强度大小确定胜负,到后来渐渐每个人发现自己真正的‘含义’,本源神力有了质变,这是一个激起漫长的过程,就连陆观自己也明白想要走完这个过程,恐怕自己父母要白几亿次头发都不一定够。

这也是神域相比天才,更加注重拥有了战绩,并且资质很好的转生者的缘故。

因为转生并没有经历真正死亡,也就是说,转生也是成长的一部分。要不然白扎克怎么可能每次转生都能恢复到自己巅峰状态――秩序级主神?!

这不是说白扎克天才,而是白扎克本身转生前就是秩序级主神,她已经到了那个层次,神域的规则告诉神域本身,白扎克已经是秩序级主神,没有必要再经历如此漫长的时间了。

就算如此,白扎克每次转生消耗的时间也足够陆观自己白头上千万亿次了。

“规则级主神果然难对付,如果不是提前‘伪装’,恐怕难以对付!”

这一次跟上一次最大的不同是这一次事发突然,没有来得及准备,而上一次陆观有所准备,所以就利用自己的神术境界骗过了索列姆,再说索列姆也没有动真格的。

“打不过就逃呗~”

狂骨翻翻白眼,又不是第一次,害什么羞嘛~打不过还要硬伤,那绝对是傻叉的行为!

规则虽然很强悍,但是问题也来了,规则是一种确定的东西,不会发生改变的东西。

比如索列姆如果运用规则来对付某个对手,极静对于寻常神祗都非常可怕,但这不带代表全部。

不说别的,当年索列姆也是参加了进攻奥丁神国的巨人之一,他曾经想要砍掉奥丁神国的世界之树的树干,为此跟奥丁神国的世界之树干了一架。

如果换做别的巨人,比如真火之国最强大的巨人苏尔特尔如果真的要挥动他那能够蒸发整个时空的真火之刃,恐怕世界之树在第一时间就会变成一团火把。

可惜,偏偏是索列姆这个家伙凑上去想要搞定世界之树,搞垮世界之树就能让让支撑奥丁神国最荣耀之地阿瑟加德从世界之树上摔下来。

结果...世界之树根本对索列姆的极静没有任何的反应,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因为世界之树本身就处于一种静止的状态,深深扎根于神域最肥沃的土壤之一,从来都是别人犯我,我才会干别人。索列姆的极静规则几乎变成了无用之功。

规则就是这点蛋疼,对否某些神祗非常有用,几乎用之必杀。但对付某些特别克制神祗,就没有什么卵用了。

“屁~”

陆观呸了一声,他要是逃早就逃了,何必等到现在?

主要是他没有办法控制这片空间,就没有办法离开,可想要去控制这片时空,那就必须控制梅丹佐的神威术,可现在陆观自己的神威术困在一处好似迷宫般的空间内,根本介接触不到梅丹佐的神威术。

“看来只能先将他们放入我的神器世界了!”

陆观扭头看向着急忙慌的伊莉雅和爱丽丝,放入神器世界到时不要紧,要紧的是就算进入了神器世界,恐怕也躲不过被抽干神力的下场。

恐怕在场的人,除了陆观本身以外,都要悲剧。

伊莉雅和爱丽丝依靠神格,神格崩溃,自然殒命。陆观就算没有神力,也没有任何事情,毕竟陆观自己本身就是凡人,就算是现在的他也依旧是凡人。

“我倒是有个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沉默很久的玉藻前忽然在陆观精神世界深处开口说道。

“什么办法?”

玉藻前要比狂骨还要历史悠久,知道的也比狂骨多,所以指不定她会有什么好主意。

“净化火焰!”

玉藻前惜字如金,口吻冷淡没有任何的起伏。

“光明神巴尔德的天赋?”

陆观看向了爱丽丝,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其实能够逃走的方法就近在眼前。

可是随即问题也来了,爱丽丝愿意救伊莉雅他们吗?

这点陆观可不敢保证!

“既然爱丽丝愿意帮助伊莉雅,你可以试试!”狂骨鼓动道,“说不定这是个和好的契机呢~”

“也对哈!”

陆观身形闪烁,嗖的一下来到了正在救治伊莉雅手下的爱丽丝身边。

“爱丽丝!”

“什么?”

忽然听到陆观的声音,爱丽丝不知道怎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低着头询问道。

“我认识的爱丽丝是个以骑士准则为信仰的女骑士,对吗?”

陆观严肃地低头看向爱丽丝,伊人依旧美丽如初,相濡以沫果然不如相忘于江湖,这么多日子不见,陆观忽然对爱丽丝有了一丝丝的想念。

这种思念突如其来,仿佛潮水般冲垮了他的思想堤坝,本来他心中怎么可能没有爱丽丝呢?

就好像再度面对陆观,爱丽丝依旧在不断地动摇和坚持之中挣扎。

“你跟伊莉雅的问题,咱们可以日后再说,但现在这两百名骑士的性命就在你手中!”

陆观看到爱丽丝低着头,不由上前一步,双手握住眼前佳人纤细的双臂,义正言辞地大声喊道。

爱丽丝轻咬下唇,一直都低着头,好半天才抬起头来,一双微红的眸子凝视陆观,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圆润似玉的纤唇仿佛一团棉花,轻轻颤动着。

“你说吧,我相信你!”

爱丽丝坚定地望着陆观说道,伊莉雅都能想明白的事情,爱丽丝怎么可能不明白?

她根本就不相信那些谣言,这点上杰诺斯也这样认为的。杰诺斯看到伊莉雅哪怕听到些许的风声也从来没有动摇过,他觉得何况是跟陆观一起发家的爱丽丝呢?

所以,杰诺斯根本没有使用这张看似王牌,实际上是最坏的一张牌来劝服爱丽丝。而是使用一张看似普通,有点过气的牌,但这张牌对爱丽丝来讲却具备极大的杀伤力。

因为爱丽丝是个骑士,而尤瑟王曾经是卡美洛的王,爱丽丝长大就是在尤瑟王统治下长大的。每天耳听目染的就是要效忠这个,仰慕那个的。

所以尤瑟王绝对是一手绝佳的好牌,仅限用来对付爱丽丝...

就连陆观也想错了,这倒是跟智商无关,这种事情其实还是跟立场有关。

陆观作为局里人感情肯定是颇为复杂的,就算陆观被潘朵拉抽离了爱情这种东西,但别的感情还是存在的。在各种因素下,陆观错误估计了形势,也是正常。

这就好像自家人出了车祸跟你走在路上看到别人出车祸,两者的反应必然是不一样的。

“要怎么做?”

爱丽丝望着陆观,她忽然觉得幸福降临太快了,她这么努力的奋斗,就是想要跟陆观一起并肩作战,不要再成为陆观的后腿。

可她却没有想到今天来的如此之快,当时爱丽丝之所以选择留在奥丁神国,多半就是自从入侵战争眼看就要结束,爱丽丝发现自己跟陆观的差距越来越大。

陆观似乎越发的像她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可是真的到了跟童话一样的这一步,她反而并没有觉得应该幸福,她不想成为一个拖后腿的人。

所以,奥丁神国的橄榄枝在第一时间就被爱丽丝给接住了。(未完待续。)

重庆交通大学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德胜门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贵州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安阳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运城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