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中国过早去工业化的大风险

发布时间:2019-08-15 20:00:35

  2014年,中国新增就业人口达到1 22万人,为2000年以来最高;也正是这一年,GDP增速放缓至7. %,为1990年以来的最低。这一组从经济学上看来颇为矛盾的数据却让学者、官员们欣慰不已。这被看作是,中国经济逐步从制造业主导向服务业为主的典型表现 相比以前同样的增长速度能吸纳更多就业,从而在经济下行区间内就业亦能稳步增长,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 经济转型的成功 。

  但在就业不断向好的情况下,我们也应该认真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过早去工业化是十分危险的。这一方面造成巨大的效率损失,另一方面降低了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平均增速,可能是经济结构拉美化的信号。一旦成为趋势,会增加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从行业间生产率差别的角度出发,服务业代替第二产业成为创造就业的主要拉动力实质上是一个低生产率部门代替高生产率部门的过程。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1 年),第二产业的每单位劳动力创造的产出约为11.1万元人民币,相比之下服务业单位劳动力的产出为9. 万元,大约是第二产业的8 %左右。

  目前关于服务业的普遍观点往往仅看到了同样的产出条件下,服务业吸纳的劳动力比第二产业更多,却忽视了同样的一个劳动力,在服务业所能创造的价值仅为他在第二产业就业的80%。2014年底公布的第三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201 年底制造业在二产和三产全部从业人员占比为 5%,比2008年第二次经济普查时期下降了 %,同期服务业占比上升了 .5个百分点至46%。当服务业逐步替代第二产业的份额成为拉动就业的动力时,这期间的经济效率损失也是巨大的。

  更重要的是,从长期来看,当资金和劳动力涌向生产效率较低的部门(即服务业)时,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增速也会逐步下滑,累及到经济的长期增长。年经济危机之后,随着服务业在GDP中的比重节节攀升,直至超过第二产业成为国民经济中的第一大产业,单位就业人口创造出的GDP(可视为劳动生产率的近似指标)也由每年17%的增长降至10%左右。而根据经典经济学的增长理论,生产率、劳动力和资本是决定经济长期增长的决定性因素,劳动生产率增速的降低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增长。

  事实上,当经济增速放缓,服务业并不能长久独善其身,依靠服务业的一枝独秀来扛起创造就业的大任也是不可持续的。

  相对于以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来说,服务业抗冲击弹性要更大一些。在经济下行趋势明显的时候,工业往往是最先受到影响的。但是,工业需求的薄弱终将会影响到对服务业的需求,毕竟一大批生产型服务业企业是以向工业企业提供所需的服务来维持运转的。而且,对于非生产型服务业来说,工业生产下滑带来的劳动者收入减少,他们购买服务产品的能力也会受到约束。总体来说,产业间的相互联系终将会把工业的疲软传导至服务业。

生活服务
吉祥航空.O2O
2013年菏泽大健康天使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